• <nav id="sycsw"><strong id="sycsw"></strong></nav>
    <dd id="sycsw"><nav id="sycsw"></nav></dd>
  • 服務熱線 : 400 700 3210
    深圳市教育局學生服定點供應商
    當前位置: 首頁 > 新聞中心 > 教育新聞 > 深圳特殊教育融合教學樣本:特別的愛給特別的孩子

    深圳特殊教育融合教學樣本:特別的愛給特別的孩子

    裕達網 / 2017-03-31
    [] [] []

    龍崗實驗學校特教班手工課上,老師教學生用橡皮泥捏花朵。

      觀瀾二中資源教室送教上門,訓練生活自理能力。這個11歲自閉癥男孩不會系鞋帶和穿衣服。受訪者供圖

      

      3月21日是“世界唐寶寶(唐氏綜合征患者)日”,不久后的4月2日是“世界自閉癥日”,兩個特殊節日把一向沉默的特殊群體推上臺前。幾天前,一場“來自星星的運動會”在深圳舉辦,彰顯出這座城市對自閉癥家庭的溫情。

      1991年深圳第一所特殊教育學校(以下簡稱特校)元平特校成立。1996年,國家教委(現為教育部)和中國殘疾人聯合會發文要求30萬以上人口、殘疾兒童少年較多的縣(區)設立特殊教育中心學校。但截至去年9月,戶籍人口逾400萬的深圳仍然只有一所市屬特校。

      如今,一批區屬特校和特教班投入使用。深圳特殊教育終于踏上快軌。

      

         妞妞終于結束了兩年的奔波,從元平特校轉入離家近的福田區特校。

      因為先天性腦癱,11歲的妞妞智力水平只有3歲。此前,深圳全市只有元平一所市屬公辦特校,地處偏遠的龍崗布吉。她要每天六點起床,在母親徐慧珍的陪護下擠一個半小時地鐵和公交去學校。

      兩年下來,妞妞幾乎沒有睡過一個好覺,還要在擁擠的公交上因為行為反常遭受異樣的眼光。

      2015年,深圳市教育局出臺《深圳市特殊教育提升計劃(2015~2016年)》要求福田、羅湖、南山、寶安、龍崗區各建1所義務教育階段綜合性特校,鹽田區和各新區建設特校或在普通中小學設置特教班、資源教室。2016年9月,包括福田特校在內,一批特校和特教班投入使用。妞妞以及很多特殊孩子得以就近入學。

      深圳市教育局公開數據顯示,截至去年年底,深圳隨班就讀殘疾學生2194人,市元平特校、福田區特校和寶安區特校就讀學生962人,特教班就讀學生191名。

      從特教資源嚴重不足到遍地開花,深圳下定決心想要彌補特殊教育的短板。而正如任何文化教育的興盛離不開歷史沉淀,在特殊教育上起步匆忙而后發的深圳任重道遠。

      3月21日是“世界唐寶寶(唐氏綜合征患者)日”,不久后的4月2日是“世界自閉癥日”,兩個特殊節日把一向沉默的特殊群體推上臺前。幾天前,一場“來自星星的運動會”在深圳舉辦,彰顯出這座城市對自閉癥家庭的溫情。

      20年一所特校

      在特殊孩子的家長里,徐慧珍是為數不多樂意接受采訪的。她個子不高,因為無暇打理自己剪了一頭短發。她的一天24小時都用在照顧女兒妞妞上。

      妞妞的情況復雜而糟糕,腦癱、自閉癥加重度弱視,連穿衣、如廁這些基本的日常行為也不能自理。跟大部分的特殊兒童家長一樣,徐慧珍始終抱著一絲希望——至少要在余生里讓妞妞學會照顧自己。徐慧珍快40了。

      相對于正常家庭望子成龍、望女成鳳,讓孩子學會照顧自己是有特殊孩子的家庭為數不多的期望。這在特殊教育里叫生活適應,讓孩子學習生活自理,與人交往,逐步適應并融入社會。

      一年前的深圳,為特殊孩子提供專業特殊教育的途徑有限,全市只有一所公辦特校元平特校。如果元平特校校長助理郭俊峰沒有記錯的話,學校從2007年開始學位緊缺,先后將功能室、食堂改造為教室,將教工宿舍改為學生宿舍,學位才勉強從最初規劃的480擴到930。

      1991年元平特校創辦。1996年,國家教委(現為教育部)和中國殘疾人聯合會發文要求30萬以上人口、殘疾兒童少年較多的縣(區)設立特殊教育中心學校。20年后,戶籍人口逾400萬的深圳仍然只有一所市屬特校。

      “一座城市的文明程度應當在其特殊群體所受的教育和關照上有所體現。”郭俊峰向深圳晚報記者表示。所以,當深圳出臺特殊教育提升計劃、試圖全方位完善特殊教育時,包括郭俊峰在內的多名特教老師認為這是在奮力彌補歷史短板。

      一年間的跨越

      2016年9月,福田區特校開辦,招收一年級學生。在元平即將升三年級的妞妞轉入這所新校。

      學校沒有公開招生,只通過殘聯提供的資料給部分福田戶籍的特殊兒童家長打了電話。談到這么做的原因,校長黃木生有些窘迫,福田特校至今沒申請到獨立的場地建校,只能暫時掛牌在華強職業技術學校竹香分校區,借三間教室開展教學。

      不銹鋼圍欄把兩個學校簡單隔離開。這所新校在僅有的三間教室基礎上閃轉騰挪,將一間高中教室分隔成辦公室和學生教室,另一間教室用簾子分隔為功能室和新增老師的辦公室。目前,學校只開設了兩個班,16個學生。而福田區實際登記在冊的一年級學齡特殊兒童有近50名。隨著九月份新學年的逼近,他們必須再向華強職校借一間教室,以備新生報到。

      寶安和羅湖也是借址辦學。2016年九月,寶安特校招生開學。而一位特教老師向深圳晚報記者透露,羅湖特校因為招生信息公布得太晚,沒能招到足夠數量的學生。

      南山區特校正在籌建。龍崗已建成3個特教班、9間資源教室,區級特校也在推進建設。龍華的1個特教班、3間資源教室已投入使用,第4間資源教室也即將落成。

      特教班和資源教室是對特校的補充。特教班附設于普通學校,有獨立的師資配備和課程體系,并共享學校教學資源。相對于建特校,開設特教班成本低,并且有利于特殊學生與普通學生的互相融合。在國外特殊教育發達的城市,在普通學校開設資源教室是主流做法。資源教室能為隨普通班就讀的特殊孩子提供課堂之外的個別化輔導,如幫助自閉癥孩子訓練注意力,幫助聽障孩子學習語言,從而幫助他們跟上班級教學進展。

      郭俊峰記得,在《深圳市特殊教育提升計劃(2015~2016年)》實施前,深圳沒有歸屬教育局的特教班。全市只有兩所學校開設有資源教室,為隨班就讀的特殊孩子提供著十分稀缺的資源支持。而這兩所學校從未敢宣傳自己,唯恐知道的家長多了,難堪重負。

      一年間,深圳多了特校和特教班,資源教室也從2間增加到30多間,深圳特殊教育確實取得了跨越式進展。這跨越雖因準備不足顯得有些倉促,但確實在朝好的方向邁進。

      3月21日是“世界唐寶寶(唐氏綜合征患者)日”,不久后的4月2日是“世界自閉癥日”,兩個特殊節日把一向沉默的特殊群體推上臺前。幾天前,一場“來自星星的運動會”在深圳舉辦,彰顯出這座城市對自閉癥家庭的溫情。

      特殊教育的終極目標

      “上課!”

      講臺上的魏洛把這個字重復了好幾遍,底下四個孩子沒有響應。助教老師挨個提醒,一次起立花了三分鐘。

      龍崗實驗學校的這個特教班從去年9月開辦,班上的孩子之前都沒正式上過學。四個孩子,兩個自閉癥,一個智力障礙,一個阿斯伯格癥。給他們上課極需耐心與時間,魏洛教他們生活數學,10以內的加法教了一個月。過程中很難熬,但當每個孩子都學會后,魏洛感覺到滿滿的成就感。

      這個特教班開設之前,四個孩子的家長從來沒想過自己的孩子能進普通學校上學。這些孩子曾被送去康復機構訓練,或是去殘聯學習,他們周圍是與自身一樣特殊的環境和孩子。而現在,他們和普通孩子在一所學校上課,一起參加學校的運動會、藝術節和數學周。環境的變化讓這些孩子不再那么特殊。

      放學時候,姑姑羅雪牽著阿英融入幾百個歡騰著沖向校門的學生中。每當這個時候,羅雪都會覺得阿英并不特殊。這個智力偏低的女孩會大方地跟路過的老師問好,大聲跟其他同學道別。跟一年前膽小、不敢發聲的那個女孩判若兩人。羅雪希望這個特教班能帶給阿英更為神奇的變化,讓她有一天能跨越班級名字的區別,甩掉特教班的標簽,進入普通班。

      羅雪的想法正是龍崗特殊教育發展的思路。在區教育局負責特殊教育的李小秀認為,龍崗設立特校、特教班、隨班就讀(資源教室)三級體系,就是為特殊學生康復后的提升學習做準備。“我們最理想的狀態是,在特校的孩子能康復到特教班,特教班的孩子能康復到隨班就讀。”

      隨班就讀,是特殊教育的終極目標,也被視為特殊孩子融入社會的第一步。隨班就讀的特殊孩子需要資源教室提供個別化支持,這些支持包括心理干預、康復訓練和課程輔導。

      自卑心理伴隨著大多數隨班就讀的特殊孩子。在孟美玲的資源教室里,坪地二小五年級的楊凱做了第一個沙盤游戲(一種用于心理治療和情緒宣泄的游戲)。

      楊凱肢體殘疾,他在孟美玲的資源教室做了兩次沙盤,都關乎特殊人群與普通人群的不平等。兩次做完,他都很悲傷。而其他正常孩子一個個都玩得很開心。孟美玲想,如果哪天,楊凱能很開心地做完一個沙盤,那就是改變。

      資源教室給坪地二小的幾個特殊孩子帶來了一些改變。一個以前總用雙手遮擋眼睛的自閉癥男孩,現在能自然地與人對視。從不參加班級活動的楊凱,現在會經常拉著同學來資源教室下象棋。他常鼓動同學跟孟美玲下棋,因為孟美玲“很菜”,總輸給他。

      但這些改變在班級任課老師看來有些微不足道。教學壓力之下,分數最重要,而這些孩子的改變并不能給班級平均分添彩。

      資源教室里用于感統訓練的教具五顏六色,容易被不了解特殊教育的人當成幼兒園。一次,孟美玲帶楊凱訓練肢體,一群路過的學生大聲議論,“那是傻子去的地方!”從此,楊凱不愿待在資源教室。

      “融合教學的氛圍沒有建立起來,要讓普通老師和學生從心里接納特殊孩子,還需要時間。”孟美玲感慨。

      一個融合教學的樣本

      “融合教學不是校長下一個行政命令,一二三齊步走就能完事。理念的形成需要時間去沉淀。”從事特殊教育十多年的趙強太向深圳晚報記者表示。

      十多年前,趙強太報考特殊教育專業時,周圍人都不知道特教是干什么的。現在,各地特教學校如雨后春筍出現,而他也在深圳見證了特殊教育的迅猛發展。

      趙強太所在龍華中心小學從2011年開始接收特殊學生。在校長王講春的支持下,德育處主任邵子洺想方設法給特殊孩子提供寬松的學習環境。邵子洺曾在學校籃球隊帶過一位腦癱女孩。女孩用一年半的時間投進第一個球。三年后,當女孩在龍華辦事處小學女子籃球賽上作為替補上場時,她的爺爺奶奶外公外婆在場下拿著攝像機記錄。他們不敢相信孫女能上場打比賽。

      這所相對有融合教育文化積淀的學校成為龍華區唯一一個特教班的定點學校。班上八個孩子,之前都沒有學籍。一位智力障礙的大男孩,最開始走路兩個腳后跟總撞一起,自己絆自己。一個學期后,他學會了輪滑。不久后,他將進入校輪滑隊,跟其他學生一起參加訓練。

      某種程度上,趙強太認為龍華中心小學的融合教學短時期內很難被超越。特教班的孩子跟其他孩子一樣每天要穿校服,佩戴紅領巾,做課間操。周一他們也會列隊參加升旗儀式。這些細節處的一致并沒有費力地去達成。在校園文化的長期積淀下,幾個孩子在校園里并不顯得特殊。

      龍華中心小學的融合教學將作為樣板向全區推廣。龍勝中學和觀瀾二中開設了資源教室,就近入學,讓更多特殊學生得到關照。一些在工廠上班的家長會不辭辛勞,犧牲午休時間,踩一個小時電單車送孩子到資源教室學習。

      幫助特殊學生的愛心志愿者聯盟在龍華應運而生,介紹特殊教育、隨班就讀、送教上門的宣傳手冊在所有師生和家長中普及。區教育主管部門還支持各學校向社會購買服務,幫助特殊學生培養特長,并參與到社會實踐中。

      總趨勢在變好,而徐慧珍要解決的問題依然很多。

      眼前最緊要的是妞妞即將面對青春期和例假帶來的不適。腦癱的妞妞不懂得自理,自閉癥的妞妞對觸覺很敏感。徐慧珍聽說,鄰居家一個自閉癥的孩子經常把衛生巾扯掉,弄臟自己。徐慧珍無法想象這樣的妞妞以后要怎么生活




    網上訂購深圳校服 足不出戶 貨到付款

    小學女夏運動服套裝
    統一價:¥53.00元
    小學男夏運動服套裝
    統一價:¥53.00元
    中學女夏運動服套裝
    統一價:¥60.00元
    中學男夏運動服套裝
    統一價:¥60.00元

    用戶評論

    暫時還沒有任何用戶評論
    用戶名: 匿名用戶
    E-mail:
    評價等級:
    評論內容:
    驗證碼: captcha
  • <nav id="sycsw"><strong id="sycsw"></strong></nav>
    <dd id="sycsw"><nav id="sycsw"></nav></dd>
  • 冠通棋牌下载